远东强国国防优化最大阻碍竟不是武器!美国某报告竟直指这个问题

时间:2019-08-12 来源:www.wildflowerfairtrade.com

  对手,永远是自身的一面镜子,透过这面无形的镜子,你能够充分认识到自己强大和弱小的一面。美军作为世界最强的武装力量,自身的安全感却远比世人想象的弱,道理也十分简单,美军担心任何一个强国的军力通过迅速增长而动摇自身的地位。近年来,中国军队高技术化建设之路取得了巨大成就,使美军收敛了上世纪90年代那种高高在上的轻蔑眼光,但在美军的眼中,解放军依旧距离“现代化一流军队”有相当的距离,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7184044432825eb5a37071d91b4f2d56.jpeg

  中国空军逐步彻底实现20时代后,准实战特训的提升也必不可少

  6月20日,美国国会下属的中美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举行了一次特别的听证会,其报告题目就是评估中国的全球军事雄心。由此可见,美国认为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面对传统重工业产量过剩的问题,这必然会导致中国加强军备发展,以图用更大规模和更现代化的兵器来维持自身在世界范围内的经济影响力。这必然是美国所不乐见的情况,纵观世界上所有顶级强国的兴衰周期,美国认为自身已不再具备早年间绝对的技术、生产力、经济优势,这难免会让中国的追赶难度大幅下降,在这次听证会上,美国国防大学中国军事研究中心主任桑德斯提出:中国提出要在21世纪中叶打造出一支全方位水平达到世界一流的强大军队,但实现这一点的难度或明显超过中国的预期。

  9a16d10eb9760a46a820ff9daefc9e40.jpeg

  多兵种跨区远程联合作战方面,解放军还存在相当的不足

  桑德斯认为,解放军实现这一目标最大的问题已不再是武器技术方面的硬件,也不是军队的组织或意志问题,而是官兵的软件问题。简而言之,他认为解放军将领缺乏联合作战的概念,对于一场相当规模的高技术局部战争来说,解放军并无太多经验。桑德斯强调,假设一个战略战术能力都十分出色的将领担任联合作战指挥部司令,但此人出身于陆军某个重要战区,相对缺乏海空战的认知,而且对本战区以外的情况也了解有限,那么他就不可能成功指挥一次大规模联合作战。桑德斯及其同事在和兰德公司的专家曾经撰写过有关中国军队的建设报告,他们认为虽然中国积累了某一军种的数字化作战技术经验,但将这种经验用于实战或将这种经验全局化,还需要很久。

  dc784d1742215c7e600bf84a5e749e16.jpeg

  解放军合成部队的出现,标志着中国陆军实现了飞跃

  纵观美军的跨洲多兵种联合作战,其经验积累无人可比,在五角大楼某份关于太平洋战争的报告中总结道:这是一场最终确定美国在太平洋长久利益的战争,也是一场海陆军将领严重分歧统一的战争。高度追求荣耀的麦克阿瑟就陆军作战水平来看,无疑是优秀的,但美军反攻之初,他只注重于南太平洋战区的新几内亚-菲律宾一线,进而忽略了中太平洋和北太平洋的态势,更严重的是,麦克阿瑟对大规模舰队战和空战缺乏认识,甚至提出直接派遣特混舰队反攻日军重要基地,试图直接通过决战中消灭对方舰队和航空兵主力而为登陆提供基础,进而早日反攻。但美国海军将领表示这种硬碰硬的陆军大兵团决战思维会让舰队面临覆灭危险,却未必能取得预定效果,最终太平洋战争以美国海军将领的战略构想进行,避免很多硬碰硬恶战的同时还达到了战略制胜效果。

  5a8ce6660ef60a0e229bb870d78861c5.jpeg

  运20和99A坦克组合满足了硬件需求,但软件也必不可少

  应当说,桑德斯的评论还是有其参考价值的。纵观解放军多年来的建设,由于冷战时代特殊的战略背景需求以及海空军建设的经验技术短板,所以一直围绕着大陆军主义展开,解放军近年来不断实现的中华神盾舰下饺子、国产航母服役、空军战机20时代,都是在进行补课。但正如巴顿将军曾经说的那样,打仗依靠武器,打胜仗依靠优秀官兵。纵然解放军联演中不断通过挑战新的高度和增加技术含量实现了一步步升级,但总体水平依旧和美军这样的顶尖军队存在差距。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处,解放军未来的作战环境早已不同于昔日,单一化的大规模陆军重兵集团决胜已不能满足于时代需求,精锐但相对小规模的数字化地面部队在强有力海军和现代化空军主导支援下进行两栖战将会是不可逆趋势。陆军将领个个熟知战机体系作用、海军将领熟知登陆场地面部队如何展开、空军将领熟知舰队火力配合,这就是复合型指挥官的本质,这当然如桑德斯所言,还需要很长时间的努力才能实现。

  76c89888b82dedcf574bb56013be9e41.jpeg

  女舰长韦慧晓这样的人才越多,解放军现代化的步伐就越快

  此外,桑德斯的报告认为,以美军标准来看,解放军士兵在高等教育普及度方面存在明显不足,该问题的背后是基层兵员的成长情况以及长久以来的技术不足。对比美军,解放军进入数字化时代的时间要晚的多,海湾战争被视为二战/冷战大兵团到新世纪数字化作战的过渡战争,而此时的中国军队在技术和理念都相差甚远。在现实刺激下,中国量子技术、智能机器人等项目在发展迅速的同时也作用于国防,但技术提高的同时,软件的提升却并未达到预期速度。换而言之,以目前的能力来看,假设技术水平同等的前提下,美军士兵能够更好更快地将传感器、无人机等设备用于实战,这是由于美军士兵多年来接受的体系化培训所致。早在21世纪之初,美国一份关于未来战士的论文就提到,未来士兵的装具和武器也将成为体系化的一部分,士兵不但必须具备军官的思维能力,也将同时兼具多种数学、物理、化学、气象、地理甚至心理学等多门学科的掌握能力,才能将自身技术设备的能力发挥到极致。以陆军为例,一个优秀的特种兵不但需要自身强悍的战斗力和武器操纵能力,更需要成为学者和特工那样的多面手,解放军在硬件技术提升的同时,也开始认识到软件的问题,大学生士兵的比例增大,就是这种改善的开始。

达到当天最大量